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澳门论坛内部正版资料 >

怀孕31周查出癌症只能引产 警嫂独自化疗支持丈夫回一线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8-31 06:46 点击数:

  2020年春节前夕,柳彦冰和妻子潘俊颖充满了期待——潘俊颖已经怀孕超过30周了,两人即将迎来新的生命,美中不足的只是越到过年,身为警察的柳彦冰越忙,妻子的产检他总是缺席,但潘俊颖也习惯了他的忙碌并不怪他。

  可是一切的转折随后到来——1月中旬,由于长期胃痛,潘俊颖到沈阳检查,诊断结果却是胃腺癌四期并发生扩散,孩子保不住了,抗击疫情的战斗也在这个时候打响了……

  伤心的夫妻没时间流泪,一边是失去孩子后还得化疗的妻子,一边是抗击疫情的一线工作,柳彦冰陷入了两难,这时是妻子给他做了决定:回去吧,你的工作跟别人不一样,我支持你!

  柳彦冰自认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他2014年9月从警,实现了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却对家庭多有亏欠,由于经常加班,他照顾不到家里,大女儿自出生三年多来一直由宽甸的父母照顾,就连妻子二胎的产检,他也一次都没陪过。

  2020年1月中旬,柳彦冰的妻子潘俊颖已经怀孕31周了,快要到来的小生命给他们家新年前夕增添了一些喜气。只是潘俊颖总是胃痛,本以为是小毛病忍忍就过了,但因为临近产期,她才到医院检查了一下,却没想到诊断的结果如晴天霹雳——潘俊颖被确诊为胃腺癌四期并已经发生扩散。

  潘俊颖只有29岁,谁也想不到年纪轻轻的她会患上如此严重的疾病。但此时,噩耗居然再一次传来——潘俊颖的母亲因肺癌转移情况危急。一个接一个的打击让柳彦冰感觉喘不过气来,突如其来的家庭变故,让这个坚强的人泪流满面而不自知。“电视剧一样的情节发生了,胃里有肿瘤,肝还有三个结节,居然还转移了,我才29岁,居然要接受自己不能活到白发的现实。我爱爸爸妈妈,爱我的丈夫、我的乖女儿……真的难以接受。”得知自己的病情后,潘俊颖在自己的微博里偷偷写下了这段话。

  己亥年腊月二十八,柳彦冰、潘俊颖夫妻在产房中失去了他们期盼已久的二胎孩子,夫妻俩哭得撕心裂肺。

  转眼间春节到了,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年三十丹东全市公安民警接到指令——进入战时状态,全部归队开展抗击疫情的各项工作。

  柳彦冰看着工作群里通知,下意识地回复:收到。他是丹东振安公安分局的办公室主任,肩负着后勤保障、上传下达等职责,在这种时刻担子更重,得确保各项工作高效完成。

  但柳彦冰刚回复完,领导就来了电话,说是知道他现在家里情况困难,让他可以先不用归队,他的工作会找人帮忙完成。交通局:常州建成首个全机械化散货运输公共码头,可是办公室的工作繁杂又细致,这种关键时候,临时找人怎么可能很快接手?柳彦冰下意识地想拒绝,但是领导只是嘱咐了一句好好照顾家里,就把电话挂了。

  哪怕上级允许,但是真能在这种时候“撂挑子”吗?柳彦冰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回去,可是在放下手机走进妻子病房的那一刻,他犹豫了——妻子如今的情况,根本离不了人。

  知道丈夫是出去接工作的电话,潘俊颖看他心事重重地回来,便问了一句怎么了,柳彦冰没有多说,只是叫她放心治疗,什么都不用担心,但一向了解丈夫的潘俊颖通过那段时间的新闻也大概猜到了是什么情况。

  那几天大概是柳彦冰人生中最难的一段日子,妻子身体虚弱只剩下80来斤,没法走路,行动全靠轮椅,他每天无能为力地看着爱人病痛加剧,恨不能是疼在自己身上,另一边还放心不下工作,用手机尽量远程参与。

  看见丈夫每天两头着急上火,妻子潘俊颖心疼的够呛。大年初二,她主动提出:“你回去吧,我自己化疗也行。咱们还有一个孩子,去给孩子做个榜样,你的工作跟别人不一样,你该去得去,我这边你别担心了。”

  在妻子的主动鼓励和要求下,柳彦冰请岳父帮忙去照顾她后,自己背着包回到了工作岗位,去继续完成一个警察的职责。

  “我对爱人有亏欠,我连一期化疗都没陪她做完”。柳彦冰说这句话时有些哽咽。

  从回到工作岗位,柳彦冰每天至少工作12个小时,至今一天都没休息过。最开始几天,由于惦记妻子,他晚上执勤的时候忍不住偷着哭,被同事撞见后,赶紧擦一把眼泪假装自己没事。

  “她爱操心,现在还总在惦记我,清醒时就给我发微信,告诉我自己很好,让我在外面也多吃点。”看到妻子微信的时候,柳彦冰其实正蹲在疫情检查点的路边吃泡面,但他没有说实话,只是回复自己吃的很好,想让爱人放心。

  除了妻子的联系,柳彦冰每天都盼着女儿打来视频电话,但每次他都不敢多说就赶紧挂电话:“我女儿现在是我母亲帮忙带着,她都三岁了,我却没能和她一起过一个年。孩子现在每天打电话都会问我,爸爸今天没回家是抓了几个坏人?问妈妈是不是感冒了?要是好了是不是很快能回去陪她了?”面对年幼女儿,柳彦冰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些日子,柳彦冰每日早出晚归,参与的是卡点堵控工作,并和排查组到最危险的地方巡查。上级体谅他的特殊情况,多次提出他可以回去休息一段时间,照顾家里。但柳彦冰却没有要这种特殊照顾,依然和同事们坚持在第一线,甚至因为岳母和妻子昂贵的治疗费,柳彦冰家已经有些捉襟见肘,但即使如此,他竟将单位给的慰问金买了口罩等防护物资,发给了在一线抗击疫情的战友们。

  “慰问金是领导直接塞到我手里的,真的推脱不了。其实我和妻子都有工作,妻子也有医保,目前家里没有外债,还算过得去,实在不行,我还有一辆车可以卖。所以我合计还是把单位的这份心意留给大家,这也是受了我爱人的启发。”

  柳彦冰说,妻子潘俊颖现在有精力的时候会上网和病友聊天,要是知道谁家有困难,就力所能及地给人家捐钱。

  其实,这已经不是柳彦冰第一次面对疫情了——他的母亲是一名医生,2003年非典期间,她也曾作为一名医护人员,坚守在抗击非典疫情第一线。

  柳彦冰还记得当时自己要上高中,父亲工作忙,母亲在医院值班不能回家,于是把他送到了一所寄宿制高中读书。那时候电话还不像现在这么方便,他根本不知道那三四个月没见到母亲,她在做什么,直到后来父母去学校接他放假回家才知道,“我这也算是长大的儿子站在了母亲曾坚守的位置上,我很自豪,母亲是医生,我是警察,都是对社会有益的人。”

  柳彦冰:还是我爱人的身体情况,她真的很坚强,只要有点力气,反倒是她在安慰家里人,告诉大家她还好,不要太担心。我知道她心里惦记家人,所以我也必须让自己支撑起来,家里还有四个老人,一个孩子,我得为他们撑出一片天来,只要我还能坚持,家就倒不了。

  柳彦冰:就是一句话吧——我没找错人。我觉得有些人即使当了60年的夫妻,也许也未必有我们这4年来得幸福。我现在想想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也觉得什么都好,没有心酸的事,特别开心,很值得,未来我们也会好好走下去。

  柳彦冰:当警察是我从小的梦想,小时候就是觉得警察很“酷”,可是自己真的做了警察才发现其实那份责任真的很重很重。以前我以为“舍小家,为大家”这句话做起来应该不难,可是真当自己面对时,才发现真的是无法用言语表达,但是我不后悔,毕竟“责任”更有重量。www.313434.com

关闭窗口